新蓝海接连败北,又一电商平台被曝关停!卖家入驻成一场空?

叶子 05-24
小编有话说
难盈利问题出在哪?各电商平台报告释出接连败北,新兴流量平台突发被曝关停,卖家上赶着入驻成一场空!

卖家拒绝内卷,苦寻新蓝海

如今各电商平台报告释出接连败北

难盈利问题出在哪?

新兴流量平台突发被曝关停

卖家上赶着入驻成一场空

难道又是资本的一次试水?


主图5-20

01


“新蓝海”接连败北


什么时候开始说新蓝海一词,大概是卖家被亚马逊“内卷”的头痛的时候,竞争激烈,分不到流量,看不到利润。亚马逊一句燃油成本涨价,FBA的卖家只能被迫吞下“苦药”,尽管这附带亚马逊为抵消建造和过剩空置仓储成本的私心。


那么新蓝海在哪呢,沃尔玛做电商,一直是典型的新蓝海自称,Shopee的东南亚也是不断壮大的潜力市场,但本周季度报告的释出,仍然利润狂跌、持续亏损。


沃尔玛一季度营收1415.7亿美元,同比增长2.4%,但净利润却糟糕地突破底线,下降25%至20.5亿美元,仅为华尔街预期的一半,电子商务销售额增长了1%。高通胀时期,本该受益于低价的沃尔玛,利润狂跌,股价也呈现30年来最大跌幅。


究其下跌原因,通货膨胀于沃尔玛是一把双刃剑。

◆高通胀下,价格敏感的消费者正是沃尔玛业务所需,增加了销量,但转向的是利润率较低的商品;

◆其次通货膨胀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供应链问题没有好转,沃尔玛被迫租船克服;

◆燃料成本上升,海外消费者购买模式发生变化,限制了购买非必需品,转向更便宜的商店品牌;

◆劳动力成本问题,人力过剩,工资成本增加,导致沃尔玛本季度运营费用占净销售额的百分比增加了45个基点。


沃尔玛的下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高销售抵不住低毛利,利润往往从规模较小但增长迅速的业务里来。


Shopee的母公司Sea一季度收入增长64.4%为29亿美元,但净亏损从4.22亿美元扩大至5.8亿美元。主要是源于游戏部门Garena的增长放缓和电商部分Shopee的持续亏损,这一情况与当初亚马逊AWS盈利贴补电商漏洞相似。


Shopee一季度电商收入同比去年增长64%为15.2亿美元,亏损同比去年增加了77%至8.1亿美元。


究其亏损原因,主要是由沉重的物流和营销费用导致

◆营销成本和研发支出增加,运营费用已飙升68%至17亿美元。Shopee一直持续疯狂的烧钱打法,低价强占市场,用补贴吸引消费者和卖家,每个季度都是固定至少亿元美金的开支。

◆Shopee在全球扩张进程太快,盲目投资而市场发展不如预期,如3月Shopee做出决定退出印度和法国,专注于巴西、东南亚等主要市场,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地缘政治动荡,俄乌影响,利率上升和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抑制了全球经济前景,消费者减少在线购买,让Shopee越发不稳定。


Shopee年年的收入增长和净亏损,也让我们看到了问题,打法凶猛,扩张有些急功近利,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不稳定和亏损凸显。


02


电商平台被曝关停


同样一新兴电商平台年前还是流量风口,现在却传出关停!


TikTok可谓是风口上的兴趣电商,但母公司抖音旗下的购物平台Fanno近日却被传出关停。据相关消息报道,Fanno已被抖音内部淘汰,项目组4月已被解散。


消息一出,让人大为震撼。卖家还想着入驻,现在消息爆出平台凉了?据悉,目前Fanno网站仍在正常运营,但是订单量下滑是不少卖家反映的共同问题。


抖音一直以来在积极进军电子商务,从推出TikTok Shop、推出独立站、推出电商平台,几乎都尝试了一把。


可惜的是抖音在推出独立站Dmonstudio,运营三个月后就关闭了,用户不足是主要原因,网站日访问量仅为8000人次,这次失败也许只是抖音的一次试水。


Fanno将低成本的中国制造卖家与包括西班牙在内的欧洲多达5个市场的客户联系起来,打的就是低价的名头,就像Wish一样。但你看看现在Wish,日渐呈下滑趋势,急于从低廉转型品牌。


Fanno最开始推出,一系列优惠和免费送货确实吸引了用户购买,但是在用户收到后,其评价褒贬不一,有便宜实惠的小玩意,也有虚假宣传货不对板的商品。低价是用户选择的主要原因,但是辨别商品好坏却成了难题,与拼多多如出一辙的售后也让消费者怯步,这对于海外消费者来说很难持久。


其次平台上多是低价商品,卖家赚不到多少利润,于买家而言非必需,且选择和受众有限。加之欧洲地缘政治影响,消费需求下滑,算是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抖音一开始方向就错了,还是这又是一次试水?卖家冲着Fanno去因其背后是TikTok,流量风口,但显然Fanno是独立的体系,根本无法承接TikTok的巨大流量,也没有任何集成。重新建造一个闭环电商体系并不容易,每个平台都必须具有独特的特征和运营才能吸引和留住客户。


而TikTok正是这样独特的平台,TikTok社交平台集成电商功能,如今正在被Facebok、Instagram、Youtube模仿,何苦风口上的社交电商不做,自身资源不利用,转而走艰难小路?TikTok源源不断的内容创作、丰富个性化的网红资源、争相模仿的直播带货,完全可以培育出新的电商生态。


03


流量成终极课题


风口上的事情人人想做,因为有流量,就可能会有利可图。新蓝海新平台竞争小,流量好获得,卖家和品牌也便趋之若鹜。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利用流量网红明星等来引流获客,但殊不知这种投资也有塌房风险?


偶像塌房这事,看客吃瓜,卷入其中合作的品牌却是遭了殃。流量明星的代言,据网络曝光,两年千万元级别以上,普通点的也能有个百万以上,一条平台推广费几十到一百不等。


但是品牌方出了钱,不仅没起到宣传作用,反而形象大跌,还让一众网友看了笑话。英菲尼迪新车发布会,邀请王力宏站台,随后前妻深夜爆料,从官宣代言到终止平息仅30个小时;郑爽刚喜提Prada代言一周,爆出dy,Prada品牌形象国内外大跌;Lv因宣布与吴亦凡解约太慢,被骂上热搜...


这些大品牌尚有资本止血公关,但一些小电商品牌押宝流量明星代言,出了事,货一分没带出去,巨额费用打了水漂,甚至濒临破产困境,起诉痛斥失德偶像归还血汗费用。


于是不少品牌方资本又盯上了虚拟偶像营销。虚拟偶像塌房的几率可谓是万分之一吧,但近日虚拟偶像A-soul珈乐出走一事,在二次元闹的沸沸扬扬。


A-soul是抖音联合乐华娱乐推出的虚拟偶像5人女团,其收入来源主要集中在直播和商务合作。2021年仅直播礼物营收就达2400万,还接到了不少知名品牌欧莱雅、华硕、肯德基的商务合作。


但随后A-soul成员之一珈乐被运营团队宣布终止活动,珈乐的“中之人”也被爆出工作强度过大导致满身病痛,拿着不符的薪资待遇长期加班到凌晨,被职场打压、情绪低沉等情况。于是出现了一种另类的塌房,虚拟偶像“跑路”,又多了一个坑惨品牌方的理由。那为什么各大品牌执迷于这些偶像?其实无论是明星、网红、虚拟偶像,他们看中的都是其背后的流量、商业价值。


品牌和卖家,永远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流量进来,如何更低成本获取更多更高价值流量,一直是需要攻破的课题。


于小卖家品牌而言,与其大价钱找头部明星,不如留预算找腰部红人;与其付费广撒广告,不如做好网站、关键词、SEO优化;与其低价冲一次性排名流量,不如塑造品牌,多社交渠道内容和社区建设;与其测评风险运营,不如多费心产品、分析转化数据、做好客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