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卖二次破产?这次被知名品牌告了!败诉冻结160万美金!

叶子 08-15
小编有话说
这一次,来自知名品牌的诉讼只会让寺库的复出更加困难。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核心业务放缓,转型孤立无援,直播也难以挽救销售额的下滑。

这一次,来自知名品牌的诉讼只会让寺库的复出更加困难。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核心业务放缓,转型孤立无援,直播也难以挽救销售额的下滑。

在距离上次破产申请7个月后,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电子商务奢侈品大卖寺库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再次申请破产。

寺库成立于2008 年,是国内最早的奢侈品转售网站之一,其寿命超过了大多数同时推出的竞争网站。2017年9月,寺库在纳斯达克上市,筹集了约1.4亿美元,此后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的首选,在北京、上海、成都、青岛、天津、厦门、香港和马来西亚都设有体验中心。

为何寺库落得如今地步,甚至二次破产?据LegalDaily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寺库就以无力偿还债务为由申请破产保护,该请愿书随后被撤回。彼时,众多负面爆出,欠多个供应商货款,被卖家讨债,被员工讨薪,被消费者投诉不发货不退款等。

而这一次,则是某知名奢侈品牌。上周,寺库在与Prada的法律纠纷中败诉,围绕2019年寺库销售Prada和Miu Miu产品的合同发生争议。

image

Prada要求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冻结寺库超过160万美元的资产,约1100 万元人民币,为期一年,这可谓是雪上加霜。要知道Prada并不是寺库唯一与之发生争执纠纷的品牌,公开记录显示,寺库还与其他公司存在多起合同纠纷,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平台黑猫的持续投诉超过1000起。

近年来,寺库经历了各种财务困境。根据寺库的2021年财务报告,该公司去年的收入同比下降48%,净亏损8880万美元,是2020 年亏损的六倍多。并且去年,由于该公司股价连续 30 个工作日跌破 1 美元,寺库甚至收到了证券交易所的退市警告。

此外还有虚假广告被罚款、拖欠200家供应商数千万人民币、扣留员工工资等。寺库的业绩极具挑战性,以至于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曾考虑将其私有化并于2021年1月从纳斯达克退市。

曾经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奢侈品零售商寺库二次申请破产保护,这表明在国内消费能力减弱的情况下,一些公司生存之难。

除了国内对奢侈品需求减弱,寺库也做出了一些偏离其初衷的商业决策。例如,在直播方面投入巨资,建立7000平方米的设施和专门团队,还誓言通过区块链授权的身份验证服务颠覆奢侈品转售行业。

寺库一直想从单纯的奢侈品平台转向更广泛的生活方式和直营零售平台,但转型颇为困难,它没有足够的资本,也不背靠阿里京东这样的大公司,缺乏从广泛的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平台组合中吸引潜在客户的支持。日益激烈的竞争中核心业务的放缓,直播也难以挽救销售额的下滑。

而这一次,来自Prada等知名品牌的诉讼只会让寺库的复出更加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