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2年之久!美国国会调查马士基、达飞、赫罗伯特船公司过高海运费

大雄 03-08
小编有话说
过去两年海运费的疯涨对于跨境电商来说,是个有苦难言的痛,即便是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巨头,也在财报中披露了海运费暴涨对利润的负面影响,船公司的财报则刺痛了跨境人敏感的神经。

过去两年海运费的疯涨对于跨境电商来说,是个有苦难言的痛,即便是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巨头,也在财报中披露了海运费暴涨对利润的负面影响,船公司的财报则刺痛了跨境人敏感的神经。

近日,美国国会成立了两个监督小组,已对马士基、达飞和赫伯罗特三家船公司展开调查,直指船公司对托运人所收的高额运费。

新冠危机特设小组委员会与经济和消费者政策小组委员会(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下运作)的领导人日前致信马士基、达飞和赫伯罗特的负责人,要求三家船公司提供有关集装箱运费的信息,并报告过去一年的过高运费和附加费情况。

pexels-andrea-piacquadio-3784324图源网络侵删

事件还得追溯到美国国内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率,美国人民的怨言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美联储不得不做出的加息承诺也越来越近了,美国总统拜登也是采用了不少措施,但没有看到什么效果。

就在此次调查的几天前,拜登再次声称将重点抗击通胀,这次的具体措施包括打击航运公司牟取暴利的行为,以及最近提出的将剥夺海运公司反垄断豁免权的立法。拜登总算还是把矛头指向了一个市场主体船公司。

船公司过去两年,尤其是去年有多赚钱,整个跨境电商行业比谁都清楚,一家一家的财报,无不是十倍十几倍的增长,有的船公司给员工发了几十个月的年终奖。

调查委员会表示,目前,全球十大集装箱班轮运营商控制着全球近85%的集装箱运力。利用这一市场力量,这10家船公司在2021年提高的运费似乎远远超过了任何成本的增长,从而带来了1500亿美元的年度利润,是2020年度利润的9倍。

总的来说,国会对船公司的运费上涨提出了两点质疑,一是伤害了中小企业的生存,以至于不能给消费者提供价格合理的商品,从而推高了通胀率;二是船公司的运价涨幅严重高过了船公司成本涨幅。

甚至伊利诺斯州民主党参议员Raja Krishnamoorthi表示:“我们深感担忧的是,船公司可能在疫情期间从事掠夺性商业行为,导致大量必需品对消费者和小企业而言变得不必要的昂贵。”“掠夺性”都加给船公司了。

为了协助调查,委员会要求这三家公司在2022年3月16日之前,提交2020年1月1日至今的相关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