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某宝“跳槽”到亚马逊,竟实现年收入20亿!多年跨境沉浮,盈利的秘诀究竟是...

叶子 03-10
小编有话说
从某宝“跳槽”到亚马逊,4年GMV破10亿,去年收入20亿!成为国内跨境出口B2C卖家北美Top1,子不语再次冲击上市,其盈利的秘密何在?卖家又从中学到何种出海绝招?

某宝“跳槽”到亚马逊

4年GMV破10亿,

去年收入20亿!

成为国内跨境出口B2C卖家北美Top1

子不语再次冲击上市

盈利的秘密何在

卖家又从中学到何种出海绝招?


又一大卖冲击上市!


日前3月7日,跨境电商子不语集团有限公司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这不是子不语集团的第一次提交,在去年的6月30日,有15家企业递交招股书,仅有2家成功上市。据悉绝大多数企业并不存在基本业务问题,只因临近假日以及企业寻求上市排队激增,导致申请到期而失效。



于是子不语选择再次冲击上市,回顾其发展历史可追溯到2011年。


子不语最早只是一家淘宝女装店,因其创始人华丙如在大学时期2008年就开始注册淘宝开网店,寻得商机,积累经验。于是浙江子不语在2011年在杭州正式成立,依托“莆田供应链”优势,在淘宝上混得风生水起,直到现在莆田市场小老板仍遍地跑。


2012子不语远见卓识,一年时间就觉醒了品牌概念。虽然现在仿品、贴牌、铺货仍有市场,但品牌崛起成大势所趋。于是早一批在天猫开设女装品牌旗舰店,一年内就冲进销售前十。


偏偏经营着大好的天猫旗舰店,2014年子不语却选择投身亚马逊,至此开启了更广阔的跨境电商海外市场。



6年时间GMV破20亿,成为中国跨境出口B2C电商服饰及鞋履市场平台卖家中北美GMV排名一位。可以说堪堪成为平台卖家们的典范,现今子不语选择再次敲门上市!


子不语为何转型跨境电商,获利如此迅猛,而卖家朋友们却在市场苦苦挣扎?


重仓跨境市场


子不语在2014年在亚马逊注册了第一家店后,完全开始业务转型,重仓跨境电商,现在看来目光长远,掐中商机,但在当时放弃天猫品牌红利和飞速发展的国内电商市场,这波重仓是不是有点瘆?


好在子不语起步早,有足够的经营积累,在现在莆田、义乌奔赴全球时,那时候的商人早开始摸索倒腾海外了。


虽然转型了不同的市场,但子不语在供应链上的优势和供应商人脉积累并未丢失,品牌的创建能力尚在,它需要做的就是重新开发市场,设计海外本土化的品牌。


自此,子不语在这三个方面开始下功夫,日后也成为了其竞争优势所在,即设计创新能力、数字化和供应链管理、自有品牌矩阵和品牌孵化。


 (图源招股书)


整个流程简述就是招募设计团队进行调研和初创设计,然后开始试生产接受市场测试,将其数据化反馈和改进之后在投入大批量生产。


子不语前些年做时尚女装的经营,以及对时尚潮流的把握程度让它比一般新进玩家要有力的多,及时发现和预测新时尚潮流、消费者偏好和市场需求,及时反映到产品上,哪怕是一个配饰品、衣服颜色等细节都牢牢把握。同时建立数据库分析亚马逊及Wish榜单前100产品品牌、样式、风格等,捕捉当下流行元素趋势,依靠大数据分析能力整合消费者偏好到设计中。


在数字化管理和供应链整合方面,子不语依托国内的第三方OEM供应商超两百家,进一步优化产品成本结构,整合上游资源,进行同步生产。开发数字化管理平台系统,ERP、SCM、GMS系统等负责设计到交付的全流程,例如SCM系统是录入供应商信息来便于评估选择,控制成本和提高效率。


在做品牌上,截止去年底,培育200多个品牌,64个年销售额超过100万,吸取爆款经验,全面推行海外品牌矩阵,类型也不止是单一女装,包括男装、鞋类、体育用品、电子用品等,并在2018年投入自营网站专注鞋履销售获得增长。


风险并存练就绝招


子不语也是女性时装,但与SHEIN不同的是,它更依赖于第三方平台,它支出更多的是成本和品牌分销、广告费用,三方平台市场不缺流量,所以它没有SHEIN更强烈的私欲营销矩阵,其品牌效应较弱,影响力和用户粘性不强,一个SHEIN的知名度就够打旗下百个小品牌。


严重依赖亚马逊和Wish,两大主要渠道销售。


 (图源招股书)


亚马逊销售额的突飞猛进,让企业仍保持更高的关注,以及热销和新品的追加,并且子不语在2021年大幅减少Wish低利润品的销售,致使亚马逊份额进一步增加,两者2021年毛利都达到了75%。

从2018年建自营网站起,虽有所增长,但是只投入部分鞋履品牌,尚未完全发展开,其收入占比非常小。因此亚马逊和Wish的任何和政策变化都可能影响其盈利水平。所以子不语也提到下一步的策略是建立大型独立站自营品牌,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客户忠诚度。布局独立站,似乎已经成为跨境电商的“必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