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二大服装出口国“遭殃”!供应商困境普遍蔓延...

叶子 08-09
小编有话说
服装是一种可自由支配的东西。如果欧洲的能源费用上涨,那么人们就必须削减可自由支配的支出,服装则是其中之一。

作为服装业仅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孟加拉国面临全球需求放缓和能源危机的双重打击,甚至能源危机的影响将导致该国好不容易从疫情中的复苏,转而又原地踏步。

Zara和Tommy Hilfiger的母公司PVH的一位供应商表示,7月份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0%,欧美市场的零售商要么推迟发货,要么推迟订单。并且伴随着出口国的通货膨胀率迅速上升,相关影响很大。

订单下降对服装业占国内生产总值10%以上、雇佣了440万人的孟加拉国来说,情况再糟糕不过了,因为在俄乌冲突引起的区域性能源危机中,他们采取了降低生产力的停电措施来维持燃料供应。

供应商反映“不间断电源是准时交付产品的关键,而现在在国内外面临很多问题。”当能源危机开始时,做生意的成本上升了。各国的供应商、制造商,在面临困境是窘态几乎是一样的。

“制造中心每天至少需要三个小时的发电机为其染色和洗涤设施供电。发电机的电力成本是我们是国家电网成本的三倍,因为柴油价格昂贵。由于停电,我们无法关闭染洗设施。如果我们这样做,所有的面料都会浪费掉。”

image.png

这和国内当时遍地库存,海运价疯涨,运不出又不敢停工,害怕造成更高的机器材料成本浪费如出一辙。再加上欧元兑美元疲软,削弱了孟加拉国以美元计价的出口产品的吸引力。

正如一些经济学家所言,服装是一种可自由支配的东西。如果欧洲的能源费用上涨,那么人们就必须削减可自由支配的支出,服装则是其中之一。

这个南亚国家服装业的担忧让人想起疫情初期取消的订单。在疫情复苏开始之前,截至2020 年6月的财年中,服装出口降至279.5亿美元,五年的低点。在截至6月的一年中,才开始慢慢复苏,服装出口增至创纪录的426亿美元,占总出口的82%。

现在,出口商还看到沃尔玛公司下调利润预期的不祥迹象,并承诺全年降低服装价格。这种影响正在区域蔓延,由于货币疲软,巴基斯坦的出口正变得便宜很多。随着销售增长大幅恶化,这将给孟加拉国带来更大压力,欧洲等关键出口市场将减少对纺织品的购买。甚至孟加拉国因为油价上涨侵蚀了该地区的美元储备,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贷款。

不过好在,服装行业全球需求下降,但我国并没有通货膨胀和能源紧张的过大压力,更多是来自国际贸易、经济政治的影响,国际的风向标,预示着需求减缩、控制成本和现金流,待到需求增长,而他国地区产力不足时,又将有回流和抢单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