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新将上任,管理层大换血,是重整还是迷失?

叶子 06-22
小编有话说
亚马逊管理层大换血,新将临危受命,未来电商业务部署如何?面对股东和投资者的担忧,亚马逊能否中泥潭脱身?

本周亚马逊高管内部换血,本周亚马逊首席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宣布Doug Herrington将成为全球亚马逊商店业务首席执行官,接替本月宣布离职的克拉克。克拉克曾担任该职位,之前还是被称为全球消费者业务。

John Felton被任命为运营部门负责人,直接向Herrington报告。主负责配送和供应链,旨在优化和削减开支,今年4月,亚马逊报告称,第一季度仓储和运输能力过剩导致公司损失约20亿美元。

在宣布任命之后,亚马逊的2位高管辞职消息随后传来,负责亚马逊物流仓库的高级副总裁Alicia Boler Davis和运输服务副总裁David Bozeman决定探索亚马逊以外的新机会。他们的离开意味着亚马逊的高级领导团队中不再有黑人高管,此前该团队一直被批评缺乏多样性。

image

Herrington于2011年加入亚马逊的高级领导团队,在任职17年期间主要从事在线市场方面的工作,还负责推出了亚马逊的生鲜杂货业务。现在Herrington被提升为全球亚马逊商店的首席执行官,属于电商零售的最高职位,涵盖从在线市场到物流网络和实体店等各个方面。他将直接向贾西汇报,并成为亚马逊最有权势的高管之一。

宣布后不久,Herrington已开始部署未来的工作方向,打算将亚马逊的运营业务作为未来的重中之重。亚马逊的运营部门近年来因劳工和安全问题受到严厉批评,今年更是在错误估计消费者需求后报告产能过剩。

在亚马逊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换血中,有相关媒体报道,因其内部矛盾紧张。报道称亚马逊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克拉克的任期内出现了多个失误,包括亚马逊物流中心的过度扩张和人员过剩,不断增加的成本,以及未能阻止工会的激进。

相关内部人士还表示,克拉克与贾西的关系变得紧张,原因是他们称贾西喜欢微观管理,以及他对自己曾经领导的AWS部门有偏见。

image

这次换血究竟是重整还是迷失?亚马逊现在无疑正面临另一个逆风。

亚马逊的股价在2022年下跌了 37.5%。随着股价下滑,投资者变得焦躁不安。现在,股东们正在动员并反对管理层。在两周前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计划反对高管薪酬、工会和税收政策,这对这家电子商务巨头来说就是另一个逆风。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的开局也犹为艰难。自去年7月5日接替“姐夫”以来,股价下跌了43.4%。作为亚马逊网络服务的前任负责人,机构投资者认为贾西将增强盈利能力,并使整体业务减少对电子商务的依赖。但不幸的是,亚马逊在仓库过度扩张和工会组织的泥潭中花费了太多时间。

从姐夫在西雅图郊区的一个车库里创立了这家电商巨头,迅速将企业发展成为一个商业帝国。亚马逊已变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企业组合,相互依存。其中之一是AWS,最初是基于云的数据存储和计算部门。该公司声称90%的100强企业使用其服务。据报道,年销售额为740 亿美元,每年仍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

但不是所有业务都在飞速发展。贾西在2021年疯狂增加了新的仓库容量,以满足疫情期间的需求。他还提高了工资并加大了对安全协议的投资,以保持仓库工人的健康。

因此也出现了一些这样的质疑,亚马逊的电商业务部分犯了一些战术错误。在需求人为地高涨时增加仓库容量现在正在侵蚀运营效率。相关媒体报道,在这些空间能够被转租之前,过剩的产能将成为一个不利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