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CEO“哭穷”,事实上亚马逊越来越贵了

大雄 09-15
小编有话说
做亚马逊是越来越贵了,买亚马逊也越来越贵了。

做亚马逊是越来越贵了,买亚马逊也越来越贵了。

9月14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检察机关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诉讼进一步扩大了范围,将亚马逊与其供应商的关系也纳进来了。

对此,亚马逊CEO安迪·贾西当天就通过媒体进行了回怼,其在接受CNBC专访时,称1%的市场份额很难说是垄断,不能不受约束地提价、甚至还会降价,更谈不上垄断。

pexels-rocketmann-team-9486675.jpg图源网络,侵删 

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位新CEO玩了个文字游戏,1%的市场份额指的是亚马逊的零售额占全球零售额的比重,显然他把线下零售额也算进去了。

而事实上,亚马逊在美国的在线零售市场已经在多个品类中一骑绝尘,富国银行最新报告显示,亚马逊服装和鞋类销售额现已超过410亿美元,比美国第二大服装销售商沃尔玛高出 20% 至 25%,占美国服装在线销售总额的35%左右,虽说谈不上绝对垄断,但已经具备左右市场的能量,这样还“哭穷”的话未免矫情。

至于第二点就更离谱了。安迪声称亚马逊不得不与沃尔玛、wayfair、eBay等竞争,不能不受约束地提价,事实上还在不断降价,根本算不上垄断。

姑且不论这样定义垄断是否准确,仅看降价,就是违背事实。根据Adobe发布的最新数字经济指数报告,与2020年7月相比,2021年7月份线上商品价格上涨了3.1%,超过了6月份2.3%的同比涨幅。不单单是买家,买亚马逊越来越贵了,亚马逊上的卖家,做亚马逊也是越来越贵了,统计网站statistics数据显示,从去年7月份今年7月,亚马逊广告的平均点击成本从0.79美金上升到了1.2美金,大概上浮50%左右。

所以,亚马逊究竟有没有垄断,反正亚马逊卖家被亚马逊垄断似的支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