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一元店”搞砸?虚假折扣泛滥平台开始严打

叶子 08-11
小编有话说
互联网“一元店”,美版“拼多多”,难以置信的虚假折扣泛滥,内有外患之下,平台必须严打?变化是痛苦,但有寻找新增量的可能。

互联网“一元店”,美版“拼多多”,在该平台上,一些店铺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便宜货,甚至电视电脑,标记为1美元,显然不是真的,Wish也知道。

一些这样的店铺,通过提供难以置信的折扣实现了更多的销售额,它们优先考虑短期增长而不是客户服务,将Wish也变成了一个广告滥用之地。

Wish自2010年成立,据传拒绝了亚马逊10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并被Recode描述为“下一个沃尔玛”的应用程序。它以低价便宜的互联网美元商店闻名,直接从我们国内的供应商那里进口和售卖各种小玩意和东西。以几美元的低价在网上流传开来。

有一段时间,该公司是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顶级广告商,也是Google上最大的广告商之一,去年在销售和营销上的支出超过10亿美元。2021年底公司拥有员工1218人,其六个办事处中有一半在中国。

Wish通过低价和营销抢占市场,但当广告成本上升迫使其缩减营销规模时,该公司难以吸引新的消费者。为此Wish现在正争先恐后地扭转局面,该公司拒绝提供新聘用的高管,但表示过去半年里,Wish 经历了巨大的转变,并将继续致力于执行专注的优先事项并建立一个长期的增长平台,也开始对产品、卖家和交付进行更严格的质量控制,这是内忧外患下的必然。

image

彼时外部,相关电商监管也在施压,一些市场管理局纷纷对在线卖家提出了额外的规定,Wish也不得不宣布禁止卖家在其平台上提供虚假折扣和个性化定价。

如荷兰消费者和市场管理局声称,Wish以大额折扣的价格引诱客户,而它很可能没有开具发票。在这种折扣下,消费者被说服进行购买,这是不可以的。任何折扣必须始终有效,例如,基于过去实际收取的价格。因此,市场监管局日益强调卖家必须对定价方式保持透明,才能让消费者根据正确的信息做出选择,而不是错误诱导去买可能认真思考未必会买的东西。

对于个性化定价,顾名思义,这些价格取决于消费者的购买历史和地理位置等因素。但据 荷兰消费者和市场管理局称,Wish并未完全披露这种做法。目前只有在严格的透明度准则下,企业才允许个性化定价。例如,卖家必须在购买前明确表明使用此类做法,消费者还必须了解他们的个人信息以何种方式影响价格。

欺骗性折扣赶客、低产品标注、不可靠的运输,唯一有效的就是广告营销,Wish营销机制规模庞大,每天可发送数十亿封电子邮件、推送通知和短信,使用算法通过Facebook和谷歌疯狂向用户投放广告。但现在广告营销的成本也在上涨,Wish内部面临压力,人员流动、质量堪忧,平台的增长缓慢,不足以支持投入规模。

Wish进入痛苦而必要的整改之中,裁员、对卖家问责,将现有卖家根据客户评论等指标进行评估,并为表现最好的卖家提供更多曝光率等额外福利等,变化是痛苦,但它必须寻找新的增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