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集体PTSD!大卖存货跌价达7亿,去年疯狂备货难清,卖家表示今年断货空仓,不玩了?海运费回降陆运涨,物流商集体开始焦虑?

叶子 04-15
小编有话说
跨境圈现PTSD现象,去年囤货今年卖,海运涨完陆运涨,卖家存货难清,大卖更是存货跌价上亿,于是集体不备货,不玩了?

吃了去年疯狂备货的亏

大卖账面存货21亿

计提存货跌价达7亿!

跨境卖家集体PTSD

表示今年不备货,不玩了...

或将海运不满,亚马逊仓库空空

虽然海运赚完陆运赚,

但最近物流商们开始焦虑了……


主图4-13.png


01

备货坑惨卖家?赚的不赚,亏的更亏


去年的2021旺季,卖家朋友们还在攒足力气备货,当时市场上确实呈现供不应求的场景,但随之而来的消费成绩并不理想,一舱难求运不出,延误过季的销不掉,销掉的事后清算发现,利润已经被吃空。


亚马逊称去年旺季破纪录,却没有公布具体数据。而不少大卖的财报显示净利润出现负增长,大幅原材料成本、运费成本吃掉了不少的利润,疯狂备货也在卖家的业绩报告中显现。


●天泽信息之前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预告,称电商平台存货销量不及预期,在初步测算后,计提存货跌价准备7亿元。


●星徽股份的2021业绩预告,对泽宝期末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约4亿元。


●安克创新2021年算是不错的营收,利润9.82亿元,但净利润增幅比去年要低,三季度存货达30亿,到年末终于有所降低,至21亿。



不过,早在安克创新三季度报告存货30亿,同比增长约90%时,就解释过因销售存在季节变化,从而主动增加产品备货所致。但好在安克货值品牌价值仍高,计提跌价准备仍在千万数。


以上,卖家的疯狂备货已现端倪,对于更多的中小卖家来说,高存货更是难以消化,形成更大的经营风险。甚至现在仍有不少卖家绝大存货、过季产品,滞留海外仓库,而中小卖家惯用的价格战下,更是没收益。从而赚的没有大赚,亏的反而更亏。在2022年一季度过去,有些卖家朋友观察情况仍不明朗,干脆“佛系”经营,不追加备货了...


02

卖家不加货,仓库海运多空?


备货坑惨的很大部分原因也是海运价格炒作。


去年的海运,价格几乎站在卖家的对立面,疫情前后价差10倍,原本是疫情导火索引起供应链混乱,物流不畅,让运费有了涨价的初因。


随后进出口贸易升温,美国进入旺季备战,拜登政府撒钱计划刺激需求,中国加大出口,市面上供不应求的声音越来越大,推动更多卖家备货,运费又涨一波。


最终加大出口下,运力不足,港口码头拥堵,卡车司机、供应链工人相比极缺,而货船不等装箱就返回进下一波货,集装箱短缺,运价再涨。


整个过程传递给卖家的信号仍是,供不应求和疯狂备货抢仓。但海运的传导至少滞后1-2个月,后期的运力不足,仅是因为货太多了,海运需求大,而不是消费需求大,这其中不乏无良货代炒作的手笔。


自然今年跨境圈PTSD效应显现,多备货受创后,部分中小卖家开始稳起来,毕竟资本不如大卖雄厚,疯狂押宝风险太大,下游也都开始谨慎拿货,影响将会逐步传导。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传来海运费回落的声音,卖家反而表示:唉,我不玩了,没货可出,亚马逊库存空空。


“运费降了,目的港不堵了,没订单了”

“订单转型到其他国家了,今年能活着就可以了”

“订船不紧张,但是处处关卡,货也出不去了”


根据众多卖家反映,情况仍然复杂,首先海运费确实降了美西从去年最高点2万美金可降到8000至1万美金,以下上海和宁波集装箱运价指数和趋势确实都在回落。其实一季度就有不满仓的消息,根据传导滞后性,后面还会下降,但难回到2000美金的时代。


hai.png


其次,市面上货少了。备货型卖家,整理库存,减少备货;订货型卖家,单量少了,订购也少了。还有的缺货型卖家,供应不上,材料成本上涨,也不愿冒险了。


03

没需求了,上海宁波港也乱了


货少了,单少了,什么原因,海外没需求了吗?


于是不少卖家直接进行客户调查,弄明白原因的同时早做备货管理和打算。以下综合toB、toC卖家的反馈:


高库存问题,去年囤货,今年卖货。备货和订单双减。

●材料成本上涨,汇率上涨,导致订单转移其他国家和地区。

●海外高通货膨胀,欧美全面加息,财力缩紧,消费需求疲软

海运费仍在高位,多数预期市场和销量放缓走低,不愿冒风险。


在整个市场不明朗的情况,还有这样一种卖家的声音,货出不去了,路运费涨了,怎么回事呢?


早前上海疫情的持续爆发,不少停摆,全球涨价等消息传开,随后上港集团辟谣,封控期间平均等泊船舶小于10艘次,也就是说上海港口全面封控但仍在全天侯有序作业。


“船未见堵,但货难运。到哪都是不保证时效,空仓shipper负责。”这是不少卖家的反馈。


疫情封锁下,物流车都在高速排队和拥堵,提前预约车都要在门口排队两天,管控区域也要求许可证或防疫通行证。


或是隔离,或是被堵,于是码头堆场,集卡运力告急。长三角地区集卡司机短缺,找拖车装柜花费的精力更多,拖车运费开始1-2倍浮动,主要看城市和距离等情况差异。可怜卖家刚说海运费回落,路费又有上涨信号。


在上海启动封控后,影响扩大至宁波,上海港口情况不明,货运短缺,转道宁波的船队增加。已有反馈宁波爆仓,疫情进仓困难,仓库人力不足,箱子装不完,运不出去。


目前上海港也实施相关措施,高速路增加集卡点,督促货主、货代尽快提箱,疏散堆场,避免拥堵和停留时间过长。卖家也可以适时考虑改道青岛、天津避免拥堵。


同时注意船司通知,目前马士基、以星、MSC、ONE等已发布跳港通知,取消挂靠包括上海港、宁波港、青岛和盐田港。冷藏集装箱和危险品因上海堆场拥挤,无法卸货,卖家需及时安排其他港口卸货。